全國首例涉“洋垃圾”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宣判
71

“洋垃圾”主要指進口固體廢物,即在生產、生活和其他活動中產生的喪失原有利用價值或雖未喪失利用價值但被拋棄或放棄的固態、半固態和置于容器中的氣態物品物質,以及法律法規規定納入固體廢物管理的物品物質。

上海高院近期對全國首例涉“洋垃圾”民事公益訴訟案作出二審判決,駁回安徽郎溪華遠固體廢物處置有限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根據判決,涉案安徽郎溪華遠固體廢物處置有限公司及相關個人,連帶賠償非法進口銅污泥等處置費總共105.37萬元。這意味著,“企業造成的污染由政府埋單”的困局被打破,“洋垃圾”走私產業鏈付出沉重代價。

銅污泥偽裝成“銅礦砂”貨物進關時被海關查獲

具體辦案的浦江海關緝私分局民警向記者詳述案件始末。2015年9月和10月,寧波米泰貿易有限公司向上海海關申報進口銅礦砂138噸和生鐵顆粒163噸,但當海關關員抽檢開箱時,發現貨物顏色不一,一看就是工業生產后的殘渣。經化驗,初步判定為固體廢物,2016年1月立案后送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固體廢物污染控制技術研究所鑒定,確定為我國禁止進口的固廢銅污泥和鐵渣類廢物。

作為工業殘渣,銅污泥、鐵渣只能提煉出極小部分銅、鐵,乃至更細微的金或銀,幾乎沒什么價值。但這些殘渣中含有大量重金屬,且不排除還有放射性元素,對環境隱患極大。

經查,華遠公司法人錢衛東2014年底經中間人孫利榮找到在上海負責報、清關和貨運代理的黃德庭,希望進口含銅固廢。黃德庭居間介紹撮合,敲定以米泰公司名義簽訂進口合同,米泰公司法人張楠負責制作報關進口單證及付匯,而專職海外攬貨的薛強覓到韓國Samdo公司的工業廢渣,獲錢衛東認可。

在案件追查過程中,辦案緝私警找到一條極重要的證據——在韓國,銅污泥可合法買賣,薛強與韓國公司的購買合同上顯示為銅污泥,但到境外裝運前的訂艙提單環節,薛強做了手腳,將貨物品名更改為中國允許進口的原料“銅礦砂”。隨后在國內,米泰公司張楠偽報品名,制作報關報檢委托書、報關合同等并敲公司印章,再將報關單證交給上海的黃德庭。黃德庭為賺取運費差價,將虛假單證轉交報關行向海關申報。于是,138.66噸銅污泥偽裝成銅礦砂入境;第二票偽報為生鐵顆粒的163噸鐵渣類廢物,同樣從韓國進口。

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貨物進關時被海關查獲。

跨度五年偵辦過程曲折上海高院二審駁回上訴

此案從海關現場查獲到法院公益訴訟判決,前后跨度5年,偵辦過程十分曲折。此案線索經營時間長,犯罪嫌疑人具較強反偵察能力,涉案手機信息、郵件等均被刪除,更與外商相關方提前溝通應對檢查的“說辭”,導致海關緝私部門取證困難。該案所扣押的固廢逾300噸,因退運條件不成熟,上海本地又缺乏專為固廢開辟的存儲場地,故長期存放于港區,產生倉儲費用未結清、環境污染隱患等一系列問題。不計環境影響,僅海外垃圾長期滯港、后期銷毀產生的成本,已是自身成本的數十倍乃至上百倍。

2017年12月,檢察機關就米泰公司、黃德庭、薛強共同實施走私國家禁止進口固體廢物向法院提起公訴。2018年9月,法院判決米泰公司等被告人犯走私廢物罪,判處米泰公司罰金20萬元,黃德庭有期徒刑4年并處罰金30萬元,薛強有期徒刑2年并處罰金5萬元,米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楠有期徒刑兩年,緩刑3年,并處罰金5萬元。2019年6月,檢察機關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法院判令米泰公司、黃德庭、薛強、華遠公司4名被告連帶償付非法進口銅污泥的處置費。一審法院判決后,華遠公司不服,向上海高院提起上訴。

華遠公司稱,法院應依照刑事責任的判決確定公益訴訟的賠償責任主體,該公司未被刑事處罰,所以不應連帶承擔處置費用。上海高院認為,刑事責任與民事責任是兩種相互獨立的責任形式,行為人未在走私廢物犯罪案件中被判處刑事責任,不代表其必然無須在民事公益訴訟中承擔民事責任。是否應當承擔民事責任,需要依據民事法律規范予以判斷。國家明確規定,2015年1月1日起禁止進口主要含銅的礦渣、礦灰及殘渣。本案中,華遠公司作為固體廢物處置企業,明知國家含銅固體廢物進口管制規定,仍主動購買進口銅污泥,并積極與米泰公司、黃德庭、薛強商議,存在共同侵犯我國生態環境公共利益的共同故意,存在共同侵權行為,符合共同實施環境民事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同時,針對非法入境而滯留境內的固體廢物,無害化處置是消除危險的必要措施,相應的處置費用應由侵權行為人承擔。本案中,銅污泥出于各種因素已無法退運,為避免環境污染隱患而需要委托有關專業單位無害化處置,相關費用屬于為消除污染危險而產生的處置費用,華遠公司與其他各方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上海高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提高違法成本加大震懾有效破解生態保護困局

此案中,海關與檢察院、法院等合作推動,最終以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形式提起公訴,旨在加大對“洋垃圾”走私產業鏈的震懾作用。

此前,對查獲的固廢,海關優先實施退運出境,因故未能退運的,需在國內指定具有資質的公司進行無害化處理,每噸固廢的處理費用達300至500元,這筆處置費過去往往由海關或地方政府埋單。此次公益訴訟,首次以司法判決形式明確走私分子應承擔固廢處置費用,顯著提高違法成本。

本案審判長、上海高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殷勇磊稱,這起全國首例“洋垃圾”案判決,破解了“企業污染、群眾受害、政府買單”的生態保護困局。在環境資源類民事公益訴訟快速增長的當下,更具典型意義。據統計,去年,全市法院共受理環境資源民事公益訴訟案件52件,審結47件,收案數較2019年同比上升174%。

“我們在審判中,特別注重恢復性司法理念,將修復受損的生態環境和資源作為環境資源損害民事責任的首要方式,對無法完全原地原樣修復的,則采用替代性修復方式,使生態環境恢復到受損害之前的功能、質量和價值?!币笥吕谡f。(解放日報)

  • 分享:
以太坊计算器计算器